因为《铁在烧》的原因,人们都以为铁原阻击战中的种子山战斗是加拿大军队与志愿军的首次交锋。其实在一个多月前的加平,加拿大军队就和志愿军交过手了。这就是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末期的加平战斗。

  一、创造步兵攻击前进世界纪录

  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志愿军四十军的任务是打垮韩军第六师团,并阻击东侧的美军陆战1师,南侧的美军第八集团军预备队美军骑兵第1师和英军第27旅的增援,以切断美军第八集团军东西两线的横向联系。

  这个任务需要打垮韩军一个师团,深入敌纵深五六十公里,并阻击敌军的大量援军,应该说是蛮艰巨的。

  结果一战之下,韩军第六师团直接被四十军的攻势吓垮,但打垮韩军第六师团是四十军完成任务中的过程,而不是要达成的结果。

  战至4月22日,虽然韩军第六师团已全线崩溃,但温玉成命令各师必须勇猛突击,不可恋战。一是要插到加平,完成彭老总规定的任务。二是要防止美军陆战1师趁机向西突击威胁四十军的侧翼。三是要阻击美军第八集团军预备队英军第27旅、美军骑兵第1师等部的增援。

  

  于是,步兵战史上攻击速度的世界纪录诞生了。这一世界纪录其实并不是穿插三所里;更不是后来美军坐着装甲车在伊拉克向前猛跑,碰到“麦地那”师后立马停止前进立即后退,等着飞机先上。而是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的118师354团这次攻击行动。4月23日晨,118师已攻占华岳山、鹰峰一线,当日黄昏354团参谋长刘玉珠率该团3营为尖刀,向加平方向攻击前进,在沿途高山深谷的情况下,以每小时7.5公里的速度攻击前进,沿途打掉韩军第六师团和美军第24师一部5次阻击。至当晚24时,354团3营已尾随韩军第六师团溃兵至加平东北的沐洞里。

  这时3营又“追上”了一大股敌军,遂再次展开激战。

  二、突然遭遇强敌

  可是这次不是追上敌军,而是遭遇了强敌。354团3营碰到的部队是英军第27旅,但是没我军战史说的加拿大第25旅,该旅当时还未组建。

  这是英军第27旅麾下的加拿大帕特丽夏公主轻步兵团2营、皇家澳大利亚团3营、米德尔塞克斯营以及美军第72坦克营A连、第213炮兵营1个连、重迫击炮兵1个连,化学迫击炮第2营,新西兰第16炮兵团。本来英军第27旅中的两个英国营已经准备回国了,英军第28旅来接替他们。但是由于韩军第六师团在一天之内就被志愿军四十军打崩溃,美军第九军军长霍奇少将紧急命令英军第27旅北上,在加平以北阻击志愿军攻势,但这时阿盖尔营已经到釜山准备上船回国,所以英军第27旅此战参战步兵为三个营。

  其中加拿大帕特丽夏公主轻步兵团2营、澳大利亚团3营这两支部队分别都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军队中的精锐,帕特丽夏公主轻步兵团是加拿大最早参加一战的部队,当时的人马基本是二战老兵,现在这个团我记得改成特种兵了。澳大利亚营基本全是志愿兵,也都是和日军血战过的二战老兵。

  

  当354团3营奔袭60公里到达沐洞里时,英军第27旅已经布防完毕。其阵型为:加拿https://www.qwhtt.top/大营占据了西侧的677高地,澳大利亚营占据了东侧的504高地,米德尔塞克斯营为预备队,旅部在最前沿的两个营身后大约3公里,美军坦克大部配属给澳大利亚营,少量保护旅部。

  但是黑不隆冬的,志愿军根本不知道敌人已经变成了英军第27旅。于是战争史上一幕奇观出现了,大约5000名韩军溃兵在354团3营500人的追赶下,像风一样穿过英军阵地,头也不回逃往加平。这真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了,5000韩军加上英军第27旅6000之众,兵力已是追击的354团3营20倍以上,火力更是超过了30倍以上,就算加上志愿军118师一个整师,英韩军队依然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韩军居然没有转身一战的勇气。

  韩军飞速的奔逃给了354团3营一个好机会,相当数量的部队跟着溃逃的韩军冲过了英军第27旅的防线。在夜暗中,虽然英军第27旅把美军的谢尔曼坦克(注:不是我军记载的百人队长坦克,这肯定是我军搞错了)放在最前面组成钢铁屏障,但依然没顶住志愿军冲击。但是值得注意的是,354团3营为了突破这些钢铁屏障,消耗了很大的力量,特别是反坦克火箭。

  

  但是战至清晨,354团3营突破英军第27旅前沿,已冲进敌纵深1500米,这才发现周围的敌军是白人,原来不是追上韩军第六师团,而是遭遇了英军。顺便说一句,在23日晚的战斗中,澳大利亚营吓昏头了,A连连长伯纳德.奥杜德居然用电台向美军陆战1师求援。而美军陆战1师自己也已混乱不堪,居然认为伯纳德.奥杜德是敌特,因为他们得到消息说英军第27旅已经被志愿军吃掉了。

  这个时候再次出现了战争史上难得一见的战局。理论上讲,只有轻装备的354团https://www.qwhtt.top/3营不可能突破英军第27旅的钢铁防御阵地,但是一来3营官兵尾随韩军发起攻击,二来志愿军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遭遇敌军强援,误以为还在攻击韩军,攻击气势极为惊人。英军第27旅防线遂被354团3营轻易打穿。如果这个时候118师主力在后跟进投入战斗,英军第27旅将有灭顶之灾。然而354团3营跑得实在太快了,8小时攻击前进60公里,哪怕强如志愿军也没什么部队能跟上这个速度。

  这里我要再多说一句,本来满编情况下志愿军一个营是远远不止500人的,但四十军连续参加了五次战役,一直没有休整,参加第五次战役时四十军仅有27531人。354团3营8个小时攻击前进60公里,一路打了五仗,500人追着5000韩军满世界跑。第六仗居然还一举打穿英军第27旅的钢铁防线,这个就是铁军。

  三、绝境求生

  我们来看下现在的战场态势,志愿军354团3营虽然突破前沿,但加拿大营占据了西侧的677高地,澳大利亚营占据了东侧的504高地,因为澳大利亚营在作战中吃了亏,英军预备队米德尔塞克斯营一个连已经上来了;354团3营打得最猛的连队虽然已打到英军第27旅指挥所前,但打穿英军防线的354团3营反而陷入英军第27旅全旅合围之中。

  

  3营实际面对的敌军兵力是11个连步兵(加拿大营、澳大利亚营都是4个连),加上支援炮兵一个团又一个营又一个连,另有坦克一个连。兵力是3营的10倍,火力是3营的30倍以上。

  更要命的是地形不利,深陷英军防御阵地之间的谷地中,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情况中,这时距离他们最近可依托的有利地形是西北方大约2.5公里远的794高地。

  这个情况就麻烦了,这是兵家中标准的死地。

  这种情况在突发的遭遇战中也是少见的,敌情不明,首战得胜,反而遭敌包围。

  3营发现周围全是白人后,马上明白自己遭遇了北上救援的敌援军。他们的任务不光是追击韩军第六师团,更是阻止敌援军北上。但是处在这种绝境死地之中,执行任务就意味着全军覆没。但解放军和其他国家军队相比有一点是不一样的:首先考虑全局,坚决完成任务,而不是先考虑如何保命。

  刘玉珠和营长李德章、教导员马仲吉商量后决定:就地阻击英军第27旅北上西进救援。但是三个人都非常清楚当前情况险恶,于是烧掉文件和笔记本,提起卡宾枪加入一线作战。

  从我们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说,3营对当前情况判断是有误的。英军第27旅确实是去增援的,但是他们就是北上到沐洞里,形成新的防线以阻击志愿军。但是志愿军当时是不可能知道的,我也翻了敌国战史才明白此点,3营当时能判断出来,那就是活神仙了。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3营虽不知道此点,但处置极为正确,如果他们往北回头撤退,实际上是很危险的,一来是在英军的火力夹击下撤退。二来人家是机械化部队,马上尾随追击,一路只有挨打的份,这样极容易造成部队溃败,要是把后面跟进的部队给冲了,那情况就严重了。

  3营决心利用起伏地、沟坎和房屋死守,但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英军第27旅先到沐洞里一线,已占据有利地形。虽然在夜间遭遇354团3营打击,吃了个小亏,但天亮后3营已冲进英军纵深,反过来被包围。英军占据有利地形,主要以火力对志愿军展开凶狠打击。该营其实又在开阔谷地,受英军火力威胁极为严重。所以我觉得刘玉珠等人明知情况极度不利,依然选择在死地作战,这种勇气实在让人佩服。

  果然,实际情况比刘玉珠等人设想的还严重,原因就在于英军第27旅得到了超强的火力支援,大家自己点点,多少门炮啊,太多了。在英军疯狂火力打击下,3营伤亡越来越大。而谢尔曼坦克又不停攻击,试图分割志愿军部队,而3营本来就没多少反坦克火箭,在晚上的战斗基本打完了,面对美军加强的坦克根本毫无办法。

  志愿军354团3营对英军企图判断有误,其实英军第27旅也同样出现了判断失误。他们认为进攻自己的是1个师的志愿军,而3营只不过是其先头部队,因为天亮了,后续部队才没有跟上。因此当务之急是消灭突进自己纵深的志愿军,以恢复自己的防御阵地。

  在这里,四十军部队要感谢三十九军,澳大利亚参战的这个营是美军第八集团军中非常悍勇的一支部队。当年在太平洋战场曾与日军逐个岛逐个岛的血战,硬抗日军甚至还占据上风。早在第一次战役时的博川之战,澳大利亚营曾冲上三十九军阵地,主动和志愿军战士拼起刺刀。这是敌军中第一支敢于主动和志愿军拼刺刀的军队。但是三十九军号称四野第一,那一仗把澳大利亚营打惨了,战后该营营长弗洛伊德·沃尔什中校直接被撤职,换了布鲁斯·弗格森接任。但是,博川一战,三十九军把澳大利亚人的锐势给打掉了。加平一战,澳大利亚营再遇志愿军,他们就老实多了。这帮人都是老兵油子,领教过志愿军的凶悍后,不想再拼命了。所以英军火力虽然凶猛,地面战斗主要依靠美军的谢尔曼坦克,步兵就躲在后面打冷枪,不愿意往上冲。

  

  图为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队

  加拿大的精锐们比澳大利亚人更心安理得,23日晚的战斗,主要是澳大利亚营的阵地受到志愿军冲击,加拿大营阵地前只有小规模的战斗。于是加拿大步兵心安理得待在战壕里,继续“防御”志愿军的“进攻”,只是以火力压制被包围的354团3营。

  而米德尔塞克斯营的步兵更是按兵不动,美其名曰要保卫旅指挥所。也难怪,他们本来要回国了,突然被拉回来打仗,没人愿意就此冤枉送命。

  所以我说四十军要感谢三十九军,三十九军把澳大利亚人打怕了,不然这场加平之战,居高临下的英军只要三面合击,354团3营不可能顶得住的。一个上午,就得全军覆灭。如果是志愿军以这样的兵力火力优势合围任意一国军队,顶多20分钟,风卷残云解决战斗。

  四、大敌当前,参谋长、营长、教导员吵起来了

  虽然英军第27旅的步兵畏畏缩缩,但是这么猛的火力覆盖,志愿军还是吃不消的。除了炮火之外,美军的谢尔曼坦克横冲直撞,3营已没有反坦克火力,根本毫无办法。可是火炮再猛,坦克再凶,也只是能横纵向分割志愿军各部之间联系,要想歼灭354团3营,必须依靠步兵占领阵地。

  但是英军步兵这个熊样,354团3营营长李德章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这么猛的火力是他平生仅见,自己所遭遇的敌军援兵远远超出之前的想象,再这么被动挨打真要全军覆没了,应突出去寻找有利地形再行阻击。可是在这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354团参谋长刘玉珠和3营的营长李德章、教导员马仲吉却吵起来了,三个人甚至大发脾气,差点动手打起来。

  这什么情况,大敌当前,难不成还内讧了?

  原来,他们计划一个人率小部队向东佯攻吸引英军火力,另外两个人带大部队向西突围。在谁去吸引英军火力这个问题上,吵起来了,三个人都抢着执行掩护任务。这就是志愿军,抢着去牺牲自己,掩护他人。最后营长李德章争赢了,由他率20余人向东佯动,以吸引英军,而刘玉珠和马仲吉率大部队向西突围。

  然而英军第27旅兵力雄厚,火力强劲,这个计划没有成功。李德章率队未能冲过公路就遭到谢尔曼坦克火力猛烈射击,几乎全部伤亡,李德章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另一边的刘玉珠等人行动亦未成功,刘玉珠、马仲吉先后牺牲。英军步兵遂在坦克引导下对3营阵地进行割裂,战至下午,3营干部已几乎全部伤亡,部队被敌装甲部队分割为一个一个小块,成排、班、组等单位各自为战。

  

  图为朝鲜战争中的澳大利亚军队

  战斗打到这个样子,对一支部队来说就是最后时刻了,理论上英军第27旅只需要扫个尾就可以结束战斗了。然而,这场遭遇战中又一幕战争史上的奇观出现了。澳大利亚营撤了,是的,你没有看错,澳大利亚人撤了,他们撤出了战斗,跑到米德尔塞克斯营后面去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和志愿军早有交手,了解志愿军的战法。澳大利亚人认为,被围的志愿军苦战坚持,就是为了吸住他们,到了晚上志愿军的大部队就要开始进攻了。对于这一点,澳大利亚人认为自己很了解,所以眼看已是黄昏,澳大利亚人很聪明的躲到了米德尔塞克斯营后面去,他们认定再不跑,等入夜了,就来不及了。在太平洋战争史上,澳大利亚军队的勇猛是被狠狠吹嘘了的,但是我说这些都是不算数的,敌国军队到底什么水平,只有跟志愿军打一下才会见真章。事实就是,以勇猛而闻名的澳大利亚人在志愿军面前极为胆怯。

  澳大利亚营的突然撤退给了志愿军354团3营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情况354团3营并不了解。

  这时,重伤倒地的李德章被发现后救醒,他虽然负伤,脑子依然清醒,决定利用夜暗向南打,边打边收容部队,然后再向北折返。一路上李德章收容了一个连的人马(大部分是伤员),然后向北突围。英军第27旅虽然发现志愿军突围,但不敢夜战,只以火力追击。因为澳大利亚营的撤退,本来围的像铁桶般的英军阵线出现一个巨大漏洞,而志愿军突围部队正好从这个漏洞中折返,一路几乎毫发无损,最后连负责断后的8连7班一个组都轻易撤了出来。

  3营虽然伤亡巨大,但完成了任务,用最短的时间到达了指定的阻击援敌的地点。而且一场本该全军覆没的恶战居然绝处逢生,占尽优势的英军第27旅居然损失了134人,甚至还有3个澳大利亚兵被3营俘虏带回,可谓奇迹。最后354团3营立集体一等功,7连、8连、机枪连都立集体一等功,9连立集体二等功。集体一等功可不是好立的,前不久跟大家介绍的草下里南山之战,三十八军336团5连连长徐恒禄立特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可连队仅仅是集体三等功。加平一战,354团3营从营到连全部立功,甚至是4个集体一等功,这在解放军战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当然啦,澳大利亚人和加拿大人吹嘘自己顶住了志愿军一个师的进攻,打死志愿军1000多人。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澳大利亚人和加拿大人吹嘘自己的英勇战斗扭转了整个战场全局的战斗,保住了几百公里以外的汉城。我实在想不通,汉城是美军第一军的防区,和英军第27旅有什么关系?

  这帮大鼻子,吹起牛来脸不红心不跳。

  相比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还是初上战场,他们没有经验。当澳大利亚营撤退后,加拿大营营长斯通中校命令B连转为防御右翼以防止志愿军利用澳大利亚人丢弃的阵地。24晚,354团3营刚刚撤出包围圈不久,加拿大营遭到志愿军后续部队小规模攻击。这时加拿大人突然明白了澳大利亚人为什么要撤退。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后,加拿大营也迅速撤出了战斗。

  4月25日,118师主力到达,连续击退美军骑兵7团、英军第27旅,并继续攻击前进。4月27日晚,118师攻占加平及西南地区,完成志司指定任务。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作者 adminqwh17